当孩子觉得父母偏心......

作者: 分类: B生活人 发布于:2020-07-09 577次浏览 30条评论

当孩子觉得父母偏心......

从生活中学习分辨轻重缓急

儿子出生之后,女儿已经六、七岁了,这幺年长才生第二胎的我,发现自己的体力很明显的大不如前,光是照顾新生儿就让我疲累不已,而女儿却正是需要大量活动的年纪,两个年龄差距这幺大的孩子,有着不同的需求。

有一天,体谅我身体状况无法出门的女儿,要求我唸故事书给她听,我答应后,她兴高采烈选好故事书,坐到我身边。没想到我才刚唸了一、两页,儿子突然哭了,我慌乱的放下书去抱儿子。听故事正听得开心的女儿,因为被打断而嘟起嘴巴,非常不开心地看着弟弟,转头回到房间。

看到女儿受伤与不甘愿的表情,我忽然懂了,女儿根本不懂为什幺我会在那个当下马上丢开她的书,去抱弟弟。对孩子来说,那就是「妈妈抛下我去顾弟弟」,也等于「妈妈被弟弟抢走了」。

女儿以为妈妈被抢走了,以为我在她跟弟弟之间,选了弟弟。然而事实上,只是因为我知道儿子肚子饿了,如果没有即时餵奶,他的哭声分贝会越来越高,到时想要继续唸故事书也很难。

我懂了女儿不懂,我不是在她跟弟弟之间选择了谁,我只是在那个当下,依照「轻重缓急」来决定处理事情的顺序。孩子不懂得轻重缓急,更不懂大人当下决策的原因,所以她以为妈妈在她跟弟弟之间,选择了弟弟。

孩子脑中若没建立轻重缓急的概念,就无法理解大人的决策,因此会卡在那种被遗弃的情绪中无法自拔。看懂了女儿的观念卡在哪里之后,一切就很好处理了。

我走到厨房,用笛音壶煮水,然后回来抱着儿子,打开女儿的书,继续讲故事。故事讲呀讲,还讲不到一半,水已经滚了,笛音壶发出尖锐的笛声,我装作没听到,继续讲故事。女儿慌了,跟我说:「妈妈,水滚了,要去关瓦斯啦!」这时,我装作很无辜的说:「可是妳要听故事,妳比较重要。」然后继续讲故事。

女儿看我这样,很紧张的说:「可是关瓦斯比较急呀!不然水烧乾了,会起火,屋子会烧起来,快去关瓦斯啦!」我这才恍然大悟说:「对噢!这是比较紧急的事情,所以要先做。」然后赶快起身关瓦斯。

关完瓦斯,我跟女儿都鬆了一口气。我问孩子:「为什幺妳觉得关瓦斯比讲故事紧急,要先处理呢?」女儿说:「因为不快关瓦斯,我们家会烧掉啊!」我点点头说:「为什幺路上所有的车子,都要让救护车跟消防车先走呢?」女儿说:「因为要救人呀!生病的人太慢救,就死了,那很急呀!」

我继续问:「所以,关瓦斯跟讲故事这两件事情,是因为关瓦斯比较急,所以我必须先去做,而不是我比较爱瓦斯,不爱妳?」

听到这个问题,女儿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,就好像在说:「妳在问什幺怪问题呀?」我继续说:「妈妈帮妳讲故事,跟弟弟肚子饿了,哭着要喝奶,妳觉得哪个比较急?」

女儿想了想说:「弟弟肚子饿比较急,如果弟弟不赶快喝奶,就会哭到屋顶都快掀开了,我也没办法听故事了。」

我笑笑的看着孩子说:「所以,妳想想,妈妈讲故事的时候,弟弟哭了要喝奶,我先去泡奶,这代表妈妈是依照这两件事情,哪个急需处理来决定?还是看我比较爱谁来决定?就好像,我讲故事的时候水烧开了,我去关火,是因为关火比较急?还是我比较爱瓦斯?」

女儿想了想,笑着说:「妈妈是因为弟弟要喝奶这件事情比较急才先做的,不是不爱我。」

我一本正经地看着女儿,告诉她:「宝贝,我不可能不爱妳的,以后如果有这样的误会,妳一定要知道,我不可能因为任何原因不爱妳。当妳有这种想法,就是有了误会,妳要跟我说,懂吗?」女儿点点头,笑着扑进我的怀中。

那一夜,我们母女俩坐在客厅的桌子前,用画的、用写的,把女儿身边的每件事情都写下来,然后开始讨论每件事情的轻重缓急,哪些很重要?哪些很急?哪些不重要却很急?哪些不急也不重要,一一交换意见,一一分门别类。

那次之后,当女儿的需求跟家人的需求,发生时间冲突的时候,我就可以问她,这些事情妳觉得轻重缓急的顺序是什幺?我们该先做哪一样?孩子理解了轻重缓急的意思,沟通就顺利了。

我们当父母的,在选择该先处理哪个孩子的哪件事情时,依据的不是比较爱谁,而是事情的轻重缓急。如果孩子懂得思考事情的轻重缓急,自然能理解父母做决策时的考量标準,那无关父母比较爱谁。

孩子卡住的,是不懂轻重缓急,懂了之后,误会就解开了。

爸妈可以这样做

轻重缓急的概念,在生活中有很多机会可以让孩子举一反三,藉由亲子问答,让孩子思考轻重缓急的顺序,协助孩子将生活上的事物分类轻重缓急,也可以让孩子掌握「做决定前,必须先想好轻重缓急」的原则。

有时候孩子不懂轻重缓急,是因为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与后果。例如:买完菜回家的路上,孩子看到溜滑梯想去玩,就该协助孩子看懂生鲜食物没有赶快冷藏,会产生什幺变化。

摘自《孩子只是卡住了》

当孩子觉得父母偏心......

数位编辑整理:李依莳,陈子扬
Photo:daily sunny,CC Licensed.

<<上一篇: